不过,早已经把跨境业务当做支柱的亚马逊中国,也开始收缩面对国内市场的第三方国内卖家服务。

他认为,困难在于亚马逊本身不差这一点钱,应该还是希望在中国保留一些火种,所以,两家之间谈判难度很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