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为了孩子,我也得把这个事情处理好,要不影响孩子以后的成长怎么办?”张秉财感叹道。

民警赵佳红介绍,该公司在没有合法资质的情况下,违法生产盐酸苯乙双胍、盐酸二甲双胍,连同其他违禁降糖类高纯度原料药,全部以化工产品或医药中间体的名义非法销售,最终流入生产有毒有害保健食品或假药的地下黑工厂。